历史

第三十八章 霍肆玖(1 / 2)

饶是见多识广的伙计,也被苏末的外表蒙骗了过去。

“这位公子需要什么?”

苏末压低嗓子,说出的声音竟是变了。

“我随便看看,你不用跟着。”

伙计每日碰到的客人不少,自然也不会见怪,低头哈腰地应下,往边上挪了挪,目光却是一直注意着苏末。

假若不是从王婆子那里宰了些银钱,来府州的路费和住宿费都是个问题。

她将银钱放入怀中,趁走道上人少的时候走了出去,随即下楼,离开客栈。

苏末还是两世以来头一次逛街,不免也生出几分好奇,一路走走停停,等到伙计说过的东街时,天色渐暗。

街边的灯笼已经高高挂起,衬的整条街道灯火通明。

同其他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的街道不同,此街道颇为幽静,没有摊位的缘故,显得道路十分宽敞。

“东西已经送来了,小的就先行告退。”

苏末点头,端着东西用手肘将房门合上,绕过屏风,将木盘放在桌上。

木盘上放着两个碗,一个装了水,一个装了面粉。

苏末取下耳洞上的木枝,端起水到了些在面粉的碗里,搓了个面粉团后,往耳洞里按去。

耳洞很快被面粉填满,苏末将多余的面粉抹掉,又从包袱里取出一块黄泥来,用水打湿,点抹在耳洞的面粉上。

苏末并没有要上等房,她一个女人出门在外,而且还是陌生的地方,太过于招摇容易引人注意。

房间不是很大,进门就是一扇屏风阻挡了视线,绕过屏风,一张木床位于房间的右侧,中间正是窗户。

而左侧摆放了一个浴桶,两者之间也放了一个小屏风,沐浴的时候可以将换洗的衣裳搭在上面。

床的正对面挨着大屏风的位置是一张四方桌子,桌上的白瓷刻花长颈瓶供养着一束含苞待放的月季,为稍显简陋的房屋平添几分亮色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苏末也没理会,自顾自的在铺子里走动,并听着周围其他客人的交易,心底暗自估摸着价格。

伙计观察了许久,见苏末不像有要买的打算,心思歇了下去,又逢其他客人进来,果断没在继续盯着。

苏末便趁机离开,故技重施的朝东街的其他铺子逛去,大致摸清了行情。

虎皮难得,整条东街都没有看到,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,还是收藏在里面没放出来。

不少马车缓缓驶过,除外还有推着板车,上面放着皮货的猎户走过,像苏末这般单独行走的,反倒是有些异类。

好在苏末心里素质颇为强大,她打量着街边敞开的铺门,各式各样的皮毛映入眼帘。

微微挑眉,整理了下略显凌乱的发丝,又抹掉额头的细汗,这才挑了间铺子进去。

原身的容貌本就出众,又自小是千金小姐,受过正规的教导。

如今穿着男装,身形挺直,冷清的眉眼满是疏离,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与生俱来的矜贵。

对着水面照了照,耳洞已经瞧不太明显了。

苏末松了口气,翻找出那身男装来,在船上的时候她已经改好了衣裳,这会换上去,又将头发高高束起。

娇艳的美娘子顿时成了冷清的俊郎君。

只是说来也惭愧,靠着系统弄的陷阱捉了四五次野味,她竟是没攒下半分银钱。

家里三个孩子开销都是其次,主要是她一顿吃个三四碗饭,若是体力消耗过大,还得再添一碗,家里的米着实不够用的。

屋外响起了敲门声,苏末将包袱到床上,绕过屏风走到门口,将房门推开。

伙计微微抬了下手:“夫人,您要的东西。”

“真是多谢。”苏末同伙计道谢,接过木盘。

“您客气了,都是应该的。”

拿钱办事,自然该办妥当的,伙计哈腰恭敬的说道: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嫁给植物人老公冲喜后 甜乖 刚刚退婚,就被奶凶指挥官拐进民政局 表白你不同意,变心你哭什么 团宠崽崽三岁半,靠捡破烂养活整个仙门 追爱之穿越千年到辽国 我真不是魔头啊 师尊在上:病娇逆徒想当心尖宠 麒麟妹妹四岁半,全家都来团宠我 诡异时代:神话人物是我病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