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死拼(1 / 1)

就在这千均一发之际,我眼光扫到了僵尸的腰间,那里斜挂着一把杀猪刀。

情势容不得我多想,我飞速拔出杀猪刀,紧接着一道寒光闪过,手起刀落,僵尸脖子被我砍断,脑袋被我一刀掀了出去。

那脑袋落在地上之后,却并未死绝,眼睛恶毒的盯着我,嘴里还嚼着石屑,它的牙齿竟是如此的锋利,连石锥都被它咬掉一大块。

索性它的身躯已经没有大脑的指挥,肥胖的块头压在我身上,让我觉得特别沉重。

两边肩膀传来麻痹感,身体仿佛已经脱离了我的控制,远方传来嘈杂的叫喊声,声音越来越响,我想抬起头来望望,却使不上力。

这个‘屠夫’朝我呲牙咧嘴,似乎是生气我杀掉了它的两个下属,看来僵尸并不是完全没有智慧,这只僵尸的智力不亚于野兽,但武力值却比一般的野兽强的太多。

屠夫僵尸朝我扑来,我故技重施,又一个懒驴打滚,僵尸却要站起来再朝我扑过来,效率上慢了好多。

这种情况并不能容我乐观多久,因为右腿被铁桶僵尸抓过的地方,渐渐传来一阵麻痹的感觉,我想应该是中了尸毒了,这种感觉还在蔓延当中,再过不了多久,我全身就会毫无知觉,到时候,可能就离变成僵尸不远了。

如果是在一般的情况下,我可能会毫不犹豫的砍掉右腿保命,因为那样我还有机会杀掉更多的僵尸,但现在,我死也要拉着这只屠夫僵尸赔葬!

屠夫僵尸对我愤怒至极,在离我还有几米远的地方就一把跳起,我的个乖乖,它跳的足有两米高度,绝对打破地球上的世界纪录。

屠夫僵尸朝我扑来,我一个懒驴打滚躲过,嘿嘿,幸好僵尸不会这招,它狼狈的起身,速度比我慢了不少。

我心想,千万不能就这么交待在这里。举目四顾,很好,左前方有一块尖锐的石头,跟44码的鞋子差不多大小,一头尖一头粗,有点像石器时代的锥子。

一只铁通僵尸趴了下来,一手已经抓在了我的腿上,力气出奇的大,我的右腿被它抓住,毫无办法的被它朝后面拖去。

然而我的手距离那块石头还有仅仅十厘米。

绝对不能放弃啊!

我心底发苦,如果我像以前一样生活,这种级别的对手再来两个我也不怕,但现在体力不支,尽管戴夫给了我他认为最好的生活条件,心里还是没什么底气!

“墨轩啊加油加油,你要是败了,我们真的要全都交代在这里了。”哌嗪在空中打气道。

我顿时心底一暖,反而渐渐的冷静下来,这是生死之间养成的习惯,越是危险就越是要冷静。

一瞬间,屠夫僵尸奔跑的动作仿佛放缓了一般,我似乎能看到它双臂摆过空气流动的轨迹。

很好,要的就是这种感觉。古书上叫做天人合一!如果达到了这种境界,来什么我都不慌。

我们看着橄榄球僵尸往回走去,他一路横冲直撞,横扫一切,但是很不幸,我的锤子坏了,而僵尸们来势汹汹。

阳光所剩无几,那几包樱桃炸弹必须到最后一刻才能用,在这之前,我得想想办法。

“哌嗪,钝器可以打死僵尸吗?”

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你问这干嘛,你不会要冲上去吧,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啊。”

“要怎么做,告诉我。”

一股腥风朝我袭来,我浑然不惧,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,两手高举石锥,心里又在这一霎那到达了空灵的状态,僵尸落下仿佛陷入了慢动作,我能看到它双手渐渐的抓向我的肩膀,张开了恶臭熏天的嘴巴,一口向我咬来。

“轰!”我的石锥抢先一步砸在它的脑壳上,僵尸整个躯体一震,压着我塌了下来。

糟糕,这家伙还没有挂掉,它的脑壳已经被我砸裂,有灰褐色的血液流了出来,却没有看到脑浆,我清楚的记得,哌嗪说,要搅烂它们的脑浆,僵尸才会灭亡。

果然,僵尸垂下的脑袋又抬了起来,我大吃一惊,情急之下,顺手用石锥挡住了它的牙齿,它双手顺势拽住了石锥。

可怜我身无长物,这下成了待宰的羔羊。

右腿被僵尸抓过的地方感到钻心的疼痛,我一咬牙,双手使劲撑地,然后右手探爪向前,终于把那块石锥抓在了手里,翻手对着铁桶僵尸的脑壳就是一锥。

“叭!”

巨大的力道震的我手臂发麻,石锥差点都没能握住,幸而僵尸的脑壳也被我敲破,惨白的脑浆蠕动着,混杂着灰褐色的血液流了出来,我一阵恶心,差点没吐出来。

我把心一横,石锥尖锐的一面再次锥到了僵尸的脑壳上,这下敲的很实,我手上又有准备,既看到了僵尸恶心的脑子,手臂也没有被震的发麻。

铁桶僵尸两只手臂无力的从我眼前耷拉下去,我却根本不敢放松,那只屠夫僵尸已经过来了。

两手挡开僵尸直插而来的双臂,早已蓄力的双腿由于一发炮弹,猛然跺在僵尸的胸膛。

“轰!”

并没有想像中的把僵尸一脚踹飞,倒是我,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飞出几米之外,胸口一阵翻腾,腿也趗了,幸好借力退的快,影响不大。

僵尸一步没动,仿佛还在嘲笑我一般,哇哇叫着再度冲了上来,似乎根本就不知道疼痛,不仅如此,另外两只铁桶僵尸也紧跟着上来,这下完了,我被僵尸包了饺子了。

“要打他们的头部,或者击碎他们的脊柱,不过这太危险啦。植物当然是最好的选择,他们可以更好地击败僵尸。”

“总得试试吧。”

铁桶僵尸动作就赶上人的小跑,这二爷僵尸掉了报纸爆发起来简直跟刘翔有的一拼!

又来了一号新僵尸,只见他原本雪白的袍子被染的乌七八糟,身上白的红的啥颜色都有,腰间还别着把杀猪刀,敢情生前还是个屠夫,脖子上被咬掉一大块肉,脑袋歪斜着,蓝色的眼睛发出摄人的光芒。

唉,这家伙看着也是可怜,丢了那么大一块肉却还要继续战斗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网游开局获得绝对暴击 我把恐怖游戏玩坏了罗一 从机械猎人开始高攻 网游之开局获得神级传承岳峰 DOTA2:中单之神 网游之全服公敌江寒 我的幽灵城堡夏无殇 三国,我不想争霸 视界之外之宝石觉醒 神印之最强龙骑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