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四十章 交代(1 / 1)

天已然暗下,夜风中夹杂着香火跟桂花的气息。

梁绯然脚步慢条斯理的,走到男人跟前。

男人低着头,没看来人,眼底一片空洞,跟中午凶神恶煞的模样完全不同,朝左边走了走让出一个身位。

梁绯然拦着他,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男人抬头,看见是不认识的人,摆了摆手:“没事。”

男人冷哼一声,咬牙道:“网络上肯定有人也吃过假药!我要把这件事情散播出去,让他们认清楚你们风来道观是什么人!”

周围的人群议论道:“小师傅,你赶紧喊保安把这人叉出去吧,做的什么事儿,都影响咱们参观景点了!”

“就是啊,这种人也不知道怎么进的景区!”

小道士说了半天理,此时听见周围的人的话,无奈看着男人道:“抱歉,这件事情我师父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,现在我必须让保安请你出去了!”

很快,保安便过来,拖着嘴里骂骂咧咧的男人离开。

“你才有病!我儿子原本只是头疼脑热,一点病都没有!更没有不良嗜好跟疾病史!结果吃了你们的洗髓丹,就出问题了!”男人应该是从事烈日下的工作,脸已经被晒黑,有很多皱纹,梁绯然能感觉到他的实际年龄只有三十五,可是看起来像四十五的人。

小道士摇了摇头,叹气道:“您要我们赔偿,要起诉我们,我们都能接受,但是你总要拿出有效的证据来,去医院申请证明。不是我们不愿承认,我们风来道观的丹药从来没有出过问题,怎么到你这儿就出问题了?”

男人咬牙说道:“医院根本就查不出来!谁知道你们用了什么手段?以前出的事,肯定是被你们压下去了!”

男人说出这话,本来偏向于他,亦或是中立的人都露出不悦的神色!男人说的这番话,听起来明显就是狡辩!

小道士头顶,男人却怼着他的脸拍,只好露出无奈的神色。

一行人顺着导游规划好的路线朝前走,到风来道观的历史区。

周围的人分分称赞道:“玄仪道长不知道最近有没有在道馆,要是我能见一面他就好了。”

诸如这样的声音很多,就像是去了灵山寺众人都希望见元丰一面一样,来了风来道观,众人都想见如今的道主一面。

而就在此时,正前方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,周围围绕了不少人。

在这里也能听见几句那人说话的声音,极为气愤:“你们风来道观卖假药,我儿子就是因为吃了你们的药现在根本就醒不过来!现在我已经录了视频上传!等着被起诉吧!”

风来道观外人很多,梁绯然从后山回来的时候,有人喊道:“是不是她?”

她回过头,见到是导游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导游认识梁绯然,从一开始看梁绯然便带着有色眼镜:“你不要乱跑!我们找你了很久!”

“抱歉,我刚刚看到了熟人,过去聊了会儿天。”梁绯然回来前看过手机,此时还是上午九点,她离开了一个半小时。

导游语气不善的指责,问道:“你不是从后山过来的?你跟你朋友去后山干什么了?”

梁绯然微微挑眉,道:“中午的事情我都看见了,你不是要为你的儿子讨个公道,让网络上的你知道风来道观做的事情?”

梁绯然清楚的察觉到这个男人的情绪,心中若有所思,那个男人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。

实际上她第一次买的丹炉跟男人的情况很像,那丹炉确实不是假的,只是劣质品。

丹药的事情不论,在丹炉造价方面,风来道观肯定不是第一次了。

在风来道观,她并没有多留,将近傍晚晚霞染红了天际,山脚下的街道带着很多风来道观的标志。

她在山脚下等了很久,目光朝山上看,一个多小时,那位男人终于过来了。

周围有人喊道:“你别说话了,这叫故意碰瓷知不知道啊?过分!”

“咱们谁没吃过风来道观的丹药,就没一个出事的,就你儿子出事了,你儿子是沙子做的,一碰就碎啊?”

小道士朝男人摊手,说道:“您还是赶紧把手机录频关了,现在网络上谣言传播的速度太快,对您不利。您儿子如果真的出事了,若您有需要,我们可以免费售后去看看。”

“我不要你们看我儿子!谁知道你们打什么主意!手机录屏我也不会关的!怎么,怕谣言传播 对你们不好?我就要传播出去!”男人不愿意理会周围人群对他的指责质问,狠狠的盯着小道士。

小道士无奈而客气的摊手:“我们不是怕曝光这件事,风来道观做事问心无愧,可是你不分青红皂白胡说,网民的眼睛是雪亮的,我们也是怕对您造成不好的影响。”

导游见自己带领的队伍要过去看,忙喊道:“都散了散了,不要掺和这种事情!”

队伍中有人说道:“什么风来道观的假药?这事儿我去看看!您别拦着我们!”

如果只是普通矛盾众人都无所谓,但是眼前的事情明显已经波及到更多的人!风来道观的药物,就像是人们家里的饮料,多数人家里都会备着一些,普及率很高!

导游劝不过众人,只好跟在后面,实际上这事儿他也好奇。

黄衣小道士走到男人的身边,说道:“您儿子是不是原本就有什么病?我们的丹药服用之前是有注意事项的!”

梁绯然清澈的眸子危险眯了眯,问道:“你这话问的是不是超出导游的范畴了?”

实际上,梁绯然知道对方问她是在正常范围内,可是她的态度明显是高人一等,将自己当成领导的模样。

导游鼻孔张大,上嘴唇掀了起来:“你怎么说话的?我这是担心你!万一你出事了,我是要赔工资的!”

梁绯然眸中一片冰冷,光影一明一暗之间,睫毛垂下,遮挡了眼底的情绪:“抱歉,我中途还去上了厕所,另外就是私事了,不太能说出口。”

她将语气放的很软,这种情况下,便是导游想要继续问下去也没有理由,只好作罢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嫁给植物人老公冲喜后 甜乖 刚刚退婚,就被奶凶指挥官拐进民政局 表白你不同意,变心你哭什么 团宠崽崽三岁半,靠捡破烂养活整个仙门 追爱之穿越千年到辽国 我真不是魔头啊 师尊在上:病娇逆徒想当心尖宠 麒麟妹妹四岁半,全家都来团宠我 诡异时代:神话人物是我病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