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八十二章 差别(1 / 1)

朱修迅速的取出一张新的除妖符贴在人参身上,将之捡起来,回座位递给梁绯然。

那人参刚想说出的狠话,生生被除妖符摁了下去。

梁绯然看着他手中的人参,说道:“一百年的活人参,不错,包裹中那只才十年,他六哥就一百年了? 我开始期待他的另外五个哥哥了。”

如果这次能够碰到一千年的活人参,她倒有些舍不得拿来炼药了!

从四站到七站,一直什么都没发生,除了开车窗之外,会显示不同的晚霞画面之外,一切都很正常,他们仿佛处于普通的公交车内。

夏盛延咬了咬牙,手深入包裹中。

朱修同样做好了准备。

下一刻,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手。

扑通一声,金灿灿的人参跌落在车上中。

还待在包裹中的人参,被除妖符环绕着,身上还贴了三张符,听见外头的动静,心凉了半截!六个也输了!

朱修低下头说道:“我明白了!多谢师父教诲!”

梁绯然噗嗤一声,笑了笑说道:“不算什么教诲不教诲,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,门规也是人定的,衡量的那一杆称也在人的心中。”

下一刻,她的黑眸微垂,看向口袋中小小的一片灯火,说道:“你以后就跟在夏盛延的身边,帮他出谋划策,合欢宗对外,还需面面俱到。夏盛延做事有些过于优柔寡断了。”

夏盛延低着头,仿佛做错事情一般。

灯火受宠若惊的摇摆了一下翠绿的叶片,恭敬道:“是,主人!”

梁绯然察觉到两人的情绪,淡淡的看向朱修,说道:“刀道应该会很适合你。”

刀道唯心,只走正派这一条路,不得不说朱修这样的人很适合。

其实朱修的性格 ,说好听是耿直,说难听是一根筋。

但这样的人,才最适合刀道。

如果确定他个刀道有共鸣,梁绯然会直接让他走上那条修行之路。

新月用叶片做出吐舌头的模样,说呗,装腔作势滴!

灯火飘到了梁绯然的手心,小小的一片,嫩绿嫩绿的,这几天她用洗髓丹修行,残破的叶子恢复了很多,还长出了新叶。

“我认为,主人可以允许灰色地带的存在。如果对方只是普通的草,在确认他们只是剥离意识的话,让他们找到那些意识还给被夺走的人就好了,剥离意识这种恶行是能够弥补的。如果他们能弥补,就能放过他们。”

顿了顿 ,灯火继续说道:“主人不想放过他们,是因为他们是人参,价值很珍贵。同时,如果把他们纳入麾下,就像朱修大师兄说的一样,是存在不可控因素,您是不会允许这种变数出现在合欢宗的。综合这两点来看,将他们入药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朱修听了这番话,定定的看向梁绯然,希望能够得到答案,夏盛延也是一样,即便他差点被害,可是他还是希望能收了这些妖灵,哪怕是当长期的炼丹药材供养也好。

梁绯然察觉到包裹中人参的动静,认真说道:“我说过,你们来就是葫芦娃救爷爷。我记得这部动漫中一共七个忽略哇,但是你们不可能召唤金刚葫芦娃了。因为妖灵是不可能合体的。”

她说的很认真。

但是车厢种的两根人参心底很绝望。

而朱修跟夏盛延,同为看过葫芦娃的人,都特别想笑。

车厢中的人参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,仔细一看,这体型比包裹中的大了些许。

“夏盛延,你不必觉得自己的决定有错,如果是在佛门,你的做法自然会被所有人都追捧。可是合欢宗不是佛门,太心慈手软了不好。以后如果我不在场,你做事多听听灯火的决定,当然,不全要听他的,最终决定权在你。”梁绯然的语气仍旧是一贯 平静,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,洞悉一切的双眸中映出门外晚霞的光芒。

夏盛延紧紧握了握拳头,目光坚定的看着梁绯然说道:“我都记住了!”

喇叭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车辆起步,如果有人跟你搭讪,千万不要理会!切记!切记!”

随着车门关上,隔绝了门外绚烂的晚霞,窗外的雨声依旧。

布满星光的车厢内,一团无声的空气一般的东西朝着他们飘了过来。

朱修懂梁绯然的意思,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那如果我碰到这种情况,将这些妖灵灭杀,您会用门规罚我么?”

梁绯然歪了歪头,眸中映出窗内景致,问道:“你今天回去之后,把门规 抄一遍给我。我不记得有“不该除魔卫道”这一条。”

“门规中有一条是心怀苍生。”朱修带了些许固执的脸,带了些许固执的目光,落人梁绯然的眼中。

车门停下,喇叭中 传来 提示音:“三站到了,下课的乘客请带好随身物品下车!”

梁绯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拍了拍朱修的肩膀,说道:“这些妖灵是作恶,心怀苍生,是在妖灵不作恶的情况下,对于作恶的妖灵,杀了就是,谁都没有资格罚你。”

梁绯然抚摸灯火的叶子,如深泉一般的眸子平静无波,轻声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确实是这么想的。一切对合欢宗有威胁的东西我都不会收进门,只是小惩小戒,在他们弱小的情况下,或许不会造反,当他们强大了,自然有造反的可能性。”

“我大可以控制他们的提升把他们留在合欢宗当做炼药供养,可是我不会断人修行路,在我看来,断人修行路比死还难受。而人参的药用价值很高,碰到了我不会放过。你们要记住一点,合欢宗不是什么做慈善的宗门,这人参好比是机缘。综上两点,只有拿他们炼药这一个选择。”

她的决定是明智的,一则以合欢宗利益为先,碰到人参这样珍贵的妖灵不能放过,二则以合欢宗安忧危险,她不会将他们收入宗门。

夏盛延听明白了,只是觉得有些可惜。

朱修也听明白了,可他还是固执的认为这个世界是非黑即白的,哪怕不是人参,灭杀才是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嫁给植物人老公冲喜后 甜乖 刚刚退婚,就被奶凶指挥官拐进民政局 表白你不同意,变心你哭什么 团宠崽崽三岁半,靠捡破烂养活整个仙门 追爱之穿越千年到辽国 我真不是魔头啊 师尊在上:病娇逆徒想当心尖宠 麒麟妹妹四岁半,全家都来团宠我 诡异时代:神话人物是我病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