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八一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汉世祖 > 第16章 诸般滋味在心头

第16章 诸般滋味在心头(1 / 2)

不只因为站在一個帝王的立场,也有一份父亲的情怀在里面,哪怕是此刻,刘皇帝还能回忆起,当初刘煦少时,那早慧恭孝敬、令人喜悦的模样。

只是如今,儿子长大了,独立了,有自己的想法了,也不好管了,至少不便再从父亲的身份去教育了。

殿中,刘皇帝还是以那个姿势躺着,看起来仿佛有些无力,翻看奏呈的响动也盖过了细微的风声。

张德钧见状,又轻轻摇起了扇子,迟疑片刻,仍旧压低声音,道:“官家,这些只是那些士子、商贾的口供,并不能说明什么,或许,其中有其他什么隐情......”

“怎么?”听其言,刘皇帝停下手中的动作,抬眼瞥向张德钧:“你觉得,朕还需要你来安慰吗?”

并没有张德钧所想象的震怒,看起来很平静,但是张德钧坚信,那平静的面孔下必然隐藏着汹涌的情绪。

官家的胡须在清风下微微摇曳,  眼角微微抽搐了几下,使得皱纹格外清晰,从来冷静深邃的眼神,此时也显得有些空洞,目光也是散漫了。

这样的刘皇帝,哪怕是张德钧也很少见到。刘皇帝只是抬了下手,吓得张德钧麻利地埋下头去,仿佛希望刘皇帝不要注意到自己一般。

“把你调查结果的章程,给朕看看!”刘皇帝就那么摊着手。

闻言,张德钧不敢怠慢,也顾不得扇风了,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份奏章。这份奏章中,除了张德钧亲自写的调查报告之外,还包括所涉及一系列相关调查对象的口供证词。

夕阳无限好,低悬于天际,释放出无限光芒,将碧空下的白云染红,也给开封的宫室然上了一层绚丽的色彩。

素以威严肃穆著称的崇政殿,在落日光辉下,也显得金碧辉煌了。经过一日的曝晒,  崇政殿周边还是暖烘烘的,因此,殿宇的门窗户扇全都张开着,以免闷到了皇帝陛下,即便如此,也难以彻底消除那丝丝炎热。

静室之中,刘皇帝披头散发,一身单衣,慵懒地躺着那张他用了十多年的躺椅上,  轻轻地摇动着。

日暮的清风渗入,吹得四周高挂的轻纱帷幔不住晃动,张德钧则躬身立于御前,手里拿着一柄蒲扇,轻柔且有规律地扇着风。

这本该是执扇宫娥的工作,不过,刘皇帝要单独见张德钧,其他人都得退避开,给二人留下空间。

“小的不敢!小的多嘴了!”刘皇帝的眼神,让张德钧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,赶忙低眉顺眼,再不敢多嘴。

只是一份不怎么厚的奏呈,刘皇帝却翻看了许久,他也有许久,没有如此细致地阅览过书文了。

又过了好一会儿,刘皇帝将这些书文轻轻地放到边上的小案上,仍未作话,只是静静地靠在那儿,表情已然彻底归于沉寂。

这让张德钧更加忐忑了,虽然他也有些不清楚,自己担心什么,只是觉得这静室内的气氛格外压抑,也感觉到这个状态下的刘皇帝很危险。

从证据属性而言,这些东西,都构不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,但是,调查的方向指向亲王府却是事实。

而在这种事情上,需不需要证据,都不重要,关键是看刘皇帝怎么看,怎么想。至于张德钧所想的,完成任务即可,实事求是地来,也不求有功了,只望官家不要迁怒到自己身上就谢天谢地了。

自己是什么情绪,大抵刘皇帝自己都不清楚,对于这样的结果,并无意外,甚至有所估计,但真正收到皇城司报告时,那也是千般滋味一齐涌上心头,理解与失望并存,反倒是没有多少愤怒。

对于刘煦,刘皇帝自然不可能没有感情,这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儿子,再加上出生即丧母,赤子孤儿,过去也难免多几分怜惜。

虽然立了刘旸当太子,但对于其他皇子,尤其是年长的几个儿子,刘皇帝同样是寄托了不少心血的。

包括内侍头子喦脱,也不得不离得远远的,亲自阻止其他人打扰刘皇帝的同时,也按捺不住好奇,集中精神,  竖起耳朵,  目光不住得往室内看。

但显然,  白费功夫,根本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。张德钧那厮,  在自己面前说话声音那般响亮,  到了官家面前,竟如蚊呐。

注意到侍候在刘皇帝身前的张德钧,撅着屁股,弯着腰,怎么看怎么讨厌。小人!佞臣!鹰犬!这是喦脱给张德钧的评价。

“事情就是这样,还请官家审鉴......”这边,张德钧可不知道喦脱对自己的中伤,一心一意地汇报着调查情况,说完,腰弯得更低了,小心翼翼低等待着刘皇帝的回应。

而刘皇帝听到这些情况,一时没有作声,良久,也不见动静。等张德钧谨慎地抬头时,却发现刘皇帝表情,有些复杂,那只能用复杂来形容了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别枝惊侯 三国之最强霸主 水浒:开局刀了王伦,我当老大 绣衣御史 堡宗别闹 我的谍战生涯 大明王侯 我的军火商人生涯 国姓窃明 扶女帝上位后,她竟想杀我